励志当一名图书管理员

© 喬雅同學
Powered by LOFTER

【每周一书】《白鹿原》

浮事闲来屋:

考完试终于能恢复每周一书的活动了QAQ!
———————————————————————————————————————————————
 这周看的书是《白鹿原》,小说的内容围绕着秦地的白鹿原上的白家和鹿家从清末讲到了共和国初年,跨度很大但没有熟悉的常在别的这个年代的小说里出现的战争场景,虽然有类似地下活动之类的描述,但也不会沦落为一部谍战小说。从相对安稳的秦地来看那动荡的战争年代,看着四朝政府的各色更迭,是这个小说给我的很独特的感受。中间有些没见过没听过的风俗的描写,倒是开了开眼界。
 如果说小说里有什么需要提的,那就必须要提朱先生。朱先生去世的那段直接把我看哭了。尤其是当他出殡的时候黑娃给他送的挽联,上书: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 
 回想里面朱先生的这一生,一生不做愧事,行大道做正事,以书生之躯挽大厦之倾。这类有强烈社会责任感,正己身以扶社稷的大儒风范,真是在现代社会里令人怀念和敬仰。但是令我唏嘘的是,尽管他担着圣人之名,有经世之学,还能知未来之势。却不能真的对这白狼横行的世道做什么。立的乡约被人遗忘了,斩除的罂粟还是又回来了。所以果然一己之力是无法做出什么改变的么?于是才会有道家倡导的身退的隐世想法吧。但从隐是为出的角度来看,既无法改变什么又为何强调出呢?没怎么想明白这一层。 本来对他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是真正说起来,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那就换下一点吧。 
 这小说里令我有想法的还有四个字,就是学为好人。朱先生的这四个字传给了白嘉轩,又由这位白家族长传给了整个村。当浪子白老大被逐出家门后,是因为他做到了这四个字,又被道义所接受回家族。但是当黑娃放弃土匪改当保安团后来又帮助共和国,却没有因为他做到了这四个字而被法律所接受。他最后因为土匪的过往而被判决枪决的时候,会不会心里面也想不明白,为啥自己学为好人了,却落到了这样的下场。 
 但这里的法律适用是不对的,法不溯及既往。所以学为好人的他跟从监狱里服刑出来重新生活的人一样,都是不会再被追究的。但仍被枪决的下场,只能说又回到了作者的那个白狼的隐喻。不管是怎么样的政权,被人往坏了利用了,那就是吸人血的白狼。 
 所以作者大概想表达的是,坏的从来都是人心,而不是统治理念。不管是怎么样的朝代,被宣传得再美好再乌托邦,只要里面的人心在使劲的折腾,那就是根本不可能有适合白鹿生活的太平人世了。就算是如朱先生一般去世了,也会在那十年里被人当成孔老二的代表被挖坟,不得安生。这样说来,只要人心不消停,就没法太平。但人心又是个怎么可能消停得了的东西呢。所以怎么保持独善和持正,就是一生的话题了。

 不过论独善的话,族长白嘉轩大概是小说里做得最好的。他那只要专心务农,不理外面变化成什么世道,风风雨雨都不去理会的想法,算一种独善。娘亲总说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你不跟着变就落伍了。但是,我觉得,不管怎么变,总有些法则得东西是颠破不变的。用自己专业的话来说就是,不管什么政府什么具体内容,自然法的内涵都是不变的,都是在追求公平,正义,和生存。再比如说破四旧打倒孔庙提倡新文明,但其实新文明里提倡的东西,早就在孔庙里被传颂千年了。这到底破立的是什么。这变来变去的,倒还回归的是那个最基础的不变的东西上来了。 所以如果要选择独善的方式,那么白嘉轩的这种不变的态度是可取的。但是又需要明白,坚持的不变是否是值得去坚持的。如果坚持的不是那个道而只是一种短暂的飘忽,那么这不变大概就要变成老顽固,害死人了。
评论
热度 ( 12 )
  1. 喬雅同學浮事闲来屋 转载了此文字